格高志远 博学中西

当前页面: 首页 >> 国际交流 >> 国际交流动态 >> 正文

吴虹 英国剑桥大学访学心得


2015年英国当地时间9月2日晚18:40,我怀着激动的心情降落在希思罗机场。踏上英国的土地,我内心充满了憧憬与期待。历时多半年的申请和准备,我终于在教育部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下,来到剑桥大学英文系进行为期一年的访问学习。虽然回国已经两年时间了,但是,剑桥大学依然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那种不同的风格与别样的意蕴时时刻刻影响着我。  

一、 注重传统的传承与新传统的建立

剑桥这座古老的小镇,在古老中孕育着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同时,也维系着英国文化传统的传承,体现着古老与现代的完美结合。

英国的文化建设注重文化传统的延续,这一点在剑桥市、剑桥大学尤为明显。漫步在剑桥的大街小巷,就会获得深刻体验。在剑桥市,几乎所有的古代建筑,那些拥有三四百年甚至历史更加悠久的古代建筑依然在使用,教师、学生以及当地居民在这些古老的建筑中生活、工作和学习。那条有名的三一巷,历经几百年的历史,外貌依然如故,没有经历任何拆迁重建,走出了十多位诺贝尔奖得主。

在英国大街上,经常可以见到一所所规模宏大的教堂,这些历史文物也在使用当中,在每周日举办宗教活动,其他时间安排讲座等其他活动,科学与宗教经常成为这些讲座的主题,这些主题不仅在400年前的英国存在,而且,在当今依然受到各领域学者的关注。

莎士比亚可以说是英国的一个响亮的文化符号。这一文化符号的建立并非偶然,而是经过英国政府以及英国所有大学的共同努力。1616年4月23日,莎士比亚在故乡的小镇斯特拉特福逝世。虽然莎翁在伦敦功成名就,但是却在故乡的小镇安度晚年。为纪念这位伟大的戏剧家和诗人,斯特拉特福和伦敦从每年的4月23日开始举办莎士比亚戏剧节,各个知名学府均不甘落后。剑桥大学每年举行莎士比亚戏剧节,历时一个多月。期间,可以听到学生们排练的声音,在操场上随时可以见到穿着表演服的演员穿梭在小路上。

剑桥不仅注重对莎士比亚文学传统的传承,也注重时代因素,在塑造新的文学经典的过程中,维系着文学传统与价值观念。在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与地方图书馆都参与到这一文化过程的构建。例如,剑桥的所有小学(其他地区的小学不了解)以及剑桥市政府和剑桥郡内的所有图书馆,都非常重视罗尔德·达尔这位英国当代儿童小说家、剧作家和短篇小说家。例如2016年暑假上映的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吹梦巨人》(BFG)就是他的作品,剑桥的所有小学,每年下半年都会举行罗尔德·达尔节。这一天,学校里的所有老师以及孩子们,都把自己打扮成喜欢的达尔作品中的人物,在学校举行集会,展示自己的装扮,并有班级轮流展示自己开学以来学习到的知识。这一天小学的所有活动都围绕罗尔德·达尔展开,老师们或者给孩子们讲故事,或者播放影片,通过每年一次的重复,罗尔德·达尔的文学作品已经成为英国当代儿童文学经典中的经典,我猜想,再过几年,J.K.罗林的哈利波特系列作品也会获得相应的重视,成为一种新的儿童文学经典。

每年暑假,剑桥郡的所有图书馆都会组织Summer Reading Challenge活动,所有的中小学生均可参加,只要读完六本书,并向图书管理员汇报以后,就可以集齐六张罗尔德·达尔卡片,之后获得证书与奖牌。在这一活动中,不仅培养了孩子们的阅读能力,也使得罗尔德·达尔经典作家的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与维系。

英国政府对文学传统传承的重视,加深了对英国中小学生对文学经典的理解和把握,使得人文教育在幼年时期就已经深入人心。所以,在英国见到的每一样公共设施的安排都深刻考虑到了人的因素,尊重各种状态的人的生存权力与活动权力。

二、文学传统与对人的尊重

走在剑桥的大街小巷,经常可以看到残障人士或者年纪较大的老年人独自驾驶轮椅活动。通过观察发现,英国有完善的公共设施系统和人性化服务,以使所有人都能自由地享受生活。英国所有公共场合的大门都是自动大门,所有的马路两端都有小斜坡供开轮椅的人自由地乘坐轮椅活动。公交车司机会特意走下车放下专门设计的踏板供轮椅上下。这些便利的设施,为充分发挥残疾人士的个人才能创造了必要条件。

英国在涉及到人类活动或者社会秩序方面的问题时,往往做得非常细致。在那些不准许机动车通过的马路上,虽然只有自行车和行人可以通过,但是,道路划分非常清楚。往往这样的马路被一条白线分开,左边上面画着一辆自行车,表示自行车可以通过;右边画着一个走路的小人,表示走路的行人必须走这边。经过一年的观察,英国人非常认真的遵守这一规则,几乎无人越界。

对于身体正常的人来说,也经常可以使用各种便利措施。以超市送货车为例,英国超市送货车包含保鲜车厢和冷冻车厢两部分。大型进货车的车尾可以折下来,直接可以连接到地面或者可以自动升降,给搬运货物带来很大方便。

也许从小受到这种文化传统的熏陶,英国公民的心态非常好,他们不焦躁、不浮躁,每一个人都能找到自身的存在感,都能感受到自己受到他人的尊重。即使是那些满身泥土的建筑工人、满身涂料的油漆工和粉刷工都非常自豪的去学校接送子女上下学,从他们的神态中根本感受不到自卑,与我国部分怕把地铁座位弄脏的建筑工人相比形成了鲜明对比。个人认为,这是他们的文化使然,人人都有自身的权力,每个人的存在与劳动都受到尊重。

在英国,各类人群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2015年10月,在习主席对英国进行正式国事访问的第一天,英国各界在白金汉宫前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站在我们剑桥大学代表队旁边的就是藏独份子、法轮功份子等反华势力,他们不仅打出反动标语,甚至在主席到来时,喊反动口号。虽然如此,英国政府依然给予他们一定的空间让他们表达自己,但是,在他们喊口号喊得激动时,英国警察纷纷围过来,对他们小心提防。

在这之前的2015年9月,达赖喇嘛到剑桥大学做演讲,其反动本质遭到大量藏族同胞以及英国宗教界人士的质疑与反对。达赖在剑桥大学Magdalen College做演讲时,反对达赖的英国宗教界人士纷纷聚集在Magdalen College外面进行游行示威活动,揭露达赖的反动本质与欺骗本质。

三、剑桥大学与剑桥大学英文系的特点

剑桥大学与剑桥镇融为一体,可以说小镇即大学,大学即小镇。剑桥大学有着浓厚的服务地方传统。剑桥大学不仅为建桥镇的经济与科技发展提供支持,也积极投身于建桥镇的教育与文化建设。

一年一度在春季举行的剑桥科技节和在夏季举行的剑桥夏季博物馆节,将处于神秘的象牙塔中的世界高等学府与当地百姓生活连接起来,为当地居民提提供了了解大学的机会。每次活动都经过剑桥市政厅、剑桥大学以及安格利亚大学以及相关公共机构的认真而周密的筹备。往往在活动开始前的两三个月,介绍活动的小册子就已经印刷好,被送到各个小学和一些公共场合,并有专门网站,供申请一些热门活动。

而对于剑桥大学的授课方式与讲座教师的自由让我倍感震惊。我想用一句话可以概括,那就是“大权独揽”的讲座教师。

本人访学的学院是剑桥大学英文系(the Faculty of English),该专业成立于1919年,拥有一批杰出的英美文学与文学批评研究学者。我的研究方向是早期现代时期英国文学,这一研究方向是剑桥大学英文系的强项所在,在这里,我能够找到丰富的研究资料,倾听学术达人的讲座。  

英文系本科生的课堂与众不同。每一门课程讲几次,由任课教师决定,可能是两次课、三次课、四次课、五次课等,但最多不超过八次。因为剑桥大学每年三个学期(九月份开始的米迦勒学期、一月份开始的四旬斋学期以及庆祝耶稣复活的复活节学期),前两个学期都是整整两个月,可以上八周课,最后一个学期考试占有部分时间,总共为七周。这一传统延续了几百年,并没有因为教学改革而发生任何改变,每门课程的讲授次数不会因为改革需要或者其他原因而被规定为“必须”在八次或者十六周内讲完。这一点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有的知名教授的课,可能就讲两次。而且,每次课的上课时间非常短,仅仅为一小时。课程讲座一般安排在讲座大楼里,一楼入口处的墙壁上挂着电子显示屏,显示出每间教室中讲授的课程名称以及讲座教师姓名,如果有教师请假也会在上面显示出来。

就课程内容而言,剑桥大学英文系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以英国文学中的第一位重要诗人乔叟为例,Meecham-Jones博士以乔叟与想象力为题,讲六次课;与之相比,国内英文系在英国文学课上将乔叟的时间不会超过两课时,内容以乔叟和他作品的基本介绍为主,不会过多涉及乔叟文学创作主题与艺术特色等。剑桥大学英文系对英国文学研究的细致不仅体现在乔叟研究方面,在对其他作家作品的研究方面,都是如此。英文系的任何一门课程都没有教材,每次授课时,任课教师把授课提纲和阅读清单发给每一名同学,便于同学跟上教师的授课思路与课后把握研究方向,通过观察发现,每次授课就是一次专题讲座,内容不会与前面的讲座重复,而阅读清单也不会重叠。所以,英文系本科生的阅读量非常大。每次讲座结束之前,如果可能,老师会留出几分钟时间供同学提问,同学们提出的问题往往很有针对性,老师们的解答也非常诚恳。每学年结束时,进行期末考试,内容往往是几门课程结合在一起的论述题,不仅考学生对授课内容的掌握,也考学生对一些文学问题的理解。

绅士风度可以说是英国礼仪的代名词,但是,交流初期的好印象掩藏不了英吉利民族的些许傲慢与保守。英国人比较喜欢和英国人交流,我们作为访问学者,很难融入他们的生活圈子,不过,英国人的保守刻板也有好处,我们可以不去应付各种复杂的会议和讲座,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听自己想听的讲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不会被过多干扰。说起英国人的刻板保守,可以举一个生动的例子,四旬斋学期的一个早晨,刮风下雨,遇到这样的天气,学生们也会逃课,平时颇有些人气的课堂一下子变得非常冷清,只有两人去听课,但是,授课老师依然认真地讲课,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讲课热情。

英国人的保守刻板是他们生活和工作方式的体现,但是,剑桥大学自由的学术氛围却丝毫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充分的思想交流在这里体现非常明显,常常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短期访问学者或者访问学生。

剑桥大学至今保留着古老而独特的学院制。学院制的独特之处在于每一名在册剑桥大学师生都有两重身份——专业身份和学院身份。学院负责每一个学生的生活起居,例如住宿、餐饮、学习以及宗教信仰等。这是剑桥大学学生的特权,我作为访问学者,无法感受这一点,颇为遗憾。

上一条:吴琴华 剑桥访学 下一条:任亮娥 美国内华达大学雷诺分校教育学院访学心得体会